传承

Our founders, Gordon Ryder and Peter Yates MEA House Beach Houses

Rutter Carroll,建筑历史学家

两位敢为人先的年轻企业型建筑师都曾与Le Corbusier和Ove Arup合作。他们首次碰面的地方就在Berthold Lubetkin的办公室里。1953年,他们在泰恩河畔纽卡斯尔创办了Ryder & Yates。

Le Corbusier、Lubetkin和在纽卡斯尔出生的Arup都对后来的Gordon Ryder和Peter Yates的设计理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仍然可以在今日对Ryder的任何评价中看到。建筑师和工程师在同一家事务所能很好的相处是因为,在戈登和彼得与这些优秀设计师合作时,他们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从而享受到工作的乐趣。

这家事务所的发展相对缓慢,其成功不仅取决于整合的概念,而且同样取决于所涉及的名师以及他们能够在更多建筑类型项目创造出独特设计的能力。

Engineering Research Station Norgas House Ryder book launch

Ted Nicklin后来成为了Peter Buchan的导师,于1963年从Chamberlin、Powell和Bon加入Ryder & Yates,他对这家事务所所展示的简约雅致的建筑的方法和严谨性以及对社会建筑的承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年,波兰结构工程师Leszek Kubik加入这一大家庭。于1965年,建筑服务工程Jack Humphrey和电气工程师Geoff Brown也纷纷加入了这支团队。Gordon和Peter多年的心腹之交Ove Arup爵士在1970年发表的演讲《全建筑》对Ryder & Yates也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Peter Yates于1982年逝世。他离开人世后,Ryder & Yates就正式更名为Ryder Nicklin Partnership,一直持续到1990年Gordon Ryder宣布退休。1994年Ted猝死后,这家公司就交由Peter Buchan和Mark Thompson打理。他们分别是在1977年和1988年加入。从那时起,他们带领了全体人员走过风雨,走过高山,直到今天。

Ryder着重于严谨性。建筑风格虽简朴,但可营造出一种错觉,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达到实用性和功能性。60年已经过去了,我们依然秉承着这种设计理念。

这种方法既具有包容性又有协作性,源于多学科Ryder & Yates的开创性时代。他们所做的每个方面均明显地表现出热情的一面。这种看似简单、自然的过程是多年不懈的发展、领导和培育的产物。他们与志同道合的顾问建立了牢固的伙伴关系,旨在加强和发展这家事务所。

Ryder试图获得的建筑价值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变的,但是其建筑物的形式并不是通过任意应用任何公式产生的。它们的产生是与坚定的客户、用户和顾问进行长时间对话的结果。认识到建筑是根据人们的需求而产生的,以及设计概念通常源于以模型为例的详细研究而得来的,与图纸相比,该指南对拟议设计的空间和雕塑品质更具指导意义。

1994,Ryder 还是一家由不到13人组成的事务所,在精明能干的领导人带领下,在英国现已设有四家主要办公室,而在香港和温哥华办事处其业务也越来越庞大。此外,在澳大利亚、欧洲、和北美地区,由志趣相投的公司组成的联盟不断壮大,带来了共250份职位,造福社会人群。他们的投资范围涵盖了大多数领域,从诺森伯兰郡的基尔德湖泊的雕塑庇护所到在香港耗资2.2亿美元的办公室计划。无论他们身在何处,都将自己视为一体。由此,他们可以获得无数乐趣,以及一致性和质量。

有一件事是很明确的 – Ryder将持续发展……

严谨

“在Ryder,我认为,所关注的质量不仅是其行业领域的优势 – 尽管这显然很重要 – 也是他们对设计清晰度的整体表达方式。他们的建筑展现了思想和工作原理,它们往往会以明确规定的目标且经常有明显区别的来呈现不同的用途。Ryder建筑物的密闭性和智能性,体现了内外部的变化。这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故意,但我确实发现模仿于Lubetkin的作品。卢贝特金的工作室最初在彼得利(Peterlee)达勒姆(Durham)郡开办,而当时Ryder & Yates首次开放。

Ryder的工作令人振奋,但总是纪律严明、控制得当。没有一家事务所可摆脱建筑时尚的束缚,而在Ryder,建筑风格不拘一格,拥有自己传统,比其他事务所更具优势。一些项目更为优秀,让人一目了然。无论是出色的市政建筑、务实而热闹的学校,还是对(水)敏感的城市维修,您都可以看到我们是如何将照顾程度升到最高。”

Hugh Pearman